水痘和天花

January 16, 2008 12:08 am UTC | In Life, Study

上个星期实验室一个同事发 Shingles 了。Shingles(带状疱疹),差不多就是水痘复发,但是发疱很局域,而且传染性也极低。尽管如此,学校健康中心还是很重视,拉我们全体去验血。我验出来居然是有水痘抗体的,因为我从来没发过水痘,所以基本就只有三种可能:1. ELISA 验错了,假阳性;2. 我接触过少量水痘病毒所以有了水痘抗体;3. 我是超人。左看右看,还是第三种可能性比较有说服力一些。实验室另一位印度同学验出来阴性,被迫交了 85 刀挨了一针水痘疫苗。

于是出现的情况是,虽然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实验室好几位同事开始消极怠工,补习生物学知识——他们疑惑的问题比方有:几个细胞组成一个蛋白质,DNA 是不是就是一串儿蛋白质,ft……物理学家的生物学基础真是一穷二白啊。不过后来他们好像讨论了天花,胡乱摘要一下。

天花,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被人类完全干掉的传染病(人类真伟大),1980 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被消灭。事实上 1972 年左右米国和欧洲就已经停止天花疫苗(就是牛痘)常规接种,而中国好像是 1982 年左右才停止接种的。这样的结果是,米国现在大概有一半人都不防天花,而我却是防天花的(实验室同事对此的评论是,谁说中国不讲人权!)。

天花在世界范围被消灭的时候,最后的病毒样本放在了苏联和米国两个重兵把守的实验室。世界卫生组织 1986 年开始建议摧毁最后的病毒样本,但是摧毁日期一拖再拖。有人曾发现朝鲜军人有新近注射过牛痘,似乎意味着朝鲜有天花武器。以前的牛痘有各类副作用,研究测试新的天花疫苗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真正的天花病毒来测试。总之基于各类考虑,现在天花病毒的摧毁日期已经被无限期推迟。米国怕别人投天花炸弹,胆小鬼小布什同学自己带头挨了一针天花疫苗,还让米国大兵们都打一针,不过这个计划没有完全展开。

Ref1: Stay of execution. By: MacKenzie, Debora, New Scientist, 02624079, 01/26/2002, Vol. 173, Issue 2327

Ref2: DNA FOR SMALLPOX VIRUS AVAILABLE ON THE INTERNET. FROM MC Net News June 15, 2006

6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刚毕业那会发了一次水痘,肯定是上大学的时候被你传染的。

    Comment by elephant — January 16, 2008 2:38 am UTC #

  2. 为啥不能发表评论?歧视我?

    Comment by elephant — January 16, 2008 2:38 am UTC #

  3. 有时候可以留,有时候留不了。为什么呢?

    Comment by elephant — January 16, 2008 2:55 am UTC #

  4. It seems sometime can’t post comments.

    Comment by elephant — January 16, 2008 2:57 am UTC #

  5. 因为你说我坏话被 SPAM 了哈哈。。

    Comment by atppp — January 16, 2008 6:25 pm UTC #

  6. 被当作SPAM filter了…

    Orz

    Comment by hutuworm — January 16, 2008 10:23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ased on Pool by Borja Fernand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