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修鼻记

October 2, 2008 3:37 pm UTC | In Life, Study

几个月前路易给我打电话说(根据 Post ID 判断,这个电话应该是发生在二月下旬,也就是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间),他第二天要去医院。我接口道,哦,难道又要做睡眠测试了?路易否认,我恍然大悟道,哦,那你肯定是左脚要去换石膏了。路易休克两秒钟,尴尬的说:啊,这次是去修鼻子……路易三线并进,同时修理三样东西,被我称赞为人生效率极高,但是路易的丈母娘就不是这么想的了。侯文詠之《在生命转弯的地方》中提到:(台湾)南部人最诚实了,他跟人家做生意啊,一定先说我这个东西有什么缺点,你一定要知道缺点我才肯卖给你。路易的丈母娘因此骂道,路易你当初娶我女儿之前怎么不把问题都交待清楚,搞成现在这么个烂摊子!

路易十多年前有一次交通事故把他鼻子撞飞了,后来重建了一个鼻子。路易修鼻的第一次手术很成功,但是这种手术很难完美,所以一般六个月后还需要再做一次小手术修修补补,可惜路易当年没有做。最近检查发现,路易两个鼻孔之间有个三毫米的洞。路易恍然大悟,怪不得他睡觉鼻子会吹箫,原来那个洞就是天然的乐器。不过我却产生了很多邪恶的想法,比如原来路易就是牛鼻……另外,最近路易检查出来某几项荷尔蒙也不太正常,主治医师认为,可能也是那次事故撞的,把某个荷尔蒙控制中心撞坏了。主治医师接着就分配了荷尔蒙方面的专家给路易治疗。这个主治医师听起来很像是 Project Manager,专管分配任务……

上次睡觉记提到,路易的呼吸道比较狭窄,需要用空气面罩加压或者动大手术。这个手术(MMA)动作很大,要拓宽咽喉部的呼吸道,就需要把下巴往前移,这样的话就需要把上巴(应该叫上颚??)也往前移,否则牙齿的咬合就会有问题。基本上这是一个比整容还整容的手术,面部有丰富的血管和神经,手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失明等严重后果。这个手术是斯坦福医院一帮人首创出来的,历来也没出过什么事,不过路易的主治医师权衡之后还是不建议路易做,而是建议一个小型的手术,在修理鼻子的同时把咽喉部的肥肉砍掉一些增加呼吸道宽度。

这两个手术虽然同时进行,但是将分别由鼻子和咽喉的专家来做不同部分的手术。这样问题就来了,没有病人的同意,即使是同一个医院的医生之间交换信息也是受到限制的(出于隐私考虑)。但是路易这个手术这两位医师必须要交流,而且还要和治疗路易左脚骨折的医师交流,比如用药需要考虑到对他另一个手术的副作用。为了同一个医院里这三位医师能够全面交流,路易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来搞定所有的 paperwork。路易说,向他大爷的米国隐私制度致敬。

手术后医生吩咐路易只能仰睡,要不然刚造好的鼻子会掉下来。我不知道路易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据说后来拆线,他的鼻子里拉出几米长的棉带,医生说,这就是造鼻子的骨架,囧。然后又过了几天,路易的耳朵里掉出一条棉线,医生说,对啊,鼻子和耳朵通的嘛,漏过去了……最后检查,路易的鼻子还是多了一块肉,需要过半年再做一次小手术。因为属于术后的修补,所以即使路易已经不在同一个医疗保险上了,也可以直接免去费用。路易很高兴的准备过半年再杀回去开一刀。

不管怎么说,路易的咽喉-修鼻手术最后很成功,术后路易无须加压面罩睡觉,睡眠逐渐恢复正常。同时由于每天三分之一时间的睡眠期间新陈代谢正常化,路易肥胖的体型也得到了改善,一个多月就掉了三十斤(肥)肉,咽喉部的肥肉更少了,于是睡眠就更好了。这样的一个良性的正反馈导致路易越来越健康,前段时间加拿大宇航局开始招宇航员,路易兴致勃勃的报了名,据说已经过了第一轮面试。

最后,话说路易的女儿睡眠也略有问题,经检查发现呼吸道也比较狭窄,但是因为将来喉结不会侵占更多呼吸道,所以医生判断问题不是太大(路易说他就是青春期之后睡眠才变坏的)。所以:A) 生理性睡眠紊乱是遗传的?B) 怪不得男人打呼噜的多一些?

有关鼻子的一些事情:鼻子有个 Nasal Cycle(中文好象叫“鼻周期”?),说的是大脑会控制两个鼻孔内的血管组织交替工作,在大多数时候两个鼻孔的出气量并不相等,大概每过几个小时会更替一次主呼吸鼻孔。这么有趣的现象直到十九世纪末才有人正式研究,直到今天也没有完全的定论。有人认为鼻周期是促使人睡觉时翻身的主要诱因,翻身可以避免疲劳,所以鼻周期在长期自然选择过程中应该是具有进化优势的。另外,一般认为人的嗅觉是没有方向感的,但是去年有文章对此提出了质疑,当然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不深入说了,做个摘要而已。

Tags: , , ,

6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太深奥liao!

    Comment by nailear — October 2, 2008 11:19 pm UTC #

  2. 造鼻子,医学真是发达呀。还有感叹一下资本主义社会的医保体制。社会主义的话只能像房叔安一样贴块膏药挡挡风了。
    打鼾可以枕圆柱形枕头在脖子处,这个姿势可以扩展呼吸道,不会打鼾。
    不过鼻子真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四对鼻窦,虽然现在作用不明,不过鼻窦炎可是惨呐,比如我。

    Comment by dev — October 2, 2008 11:51 pm UTC #

  3. 生活真的很有意思 :D (当然是建立在万恶的发达国家之上……)

    Comment by Cloudream — October 3, 2008 8:02 am UTC #

  4. 赞房叔安
    遥远的回忆。。。

    Comment by 火星人 — October 7, 2008 1:39 am UTC #

  5. 资本主义国家很多人没医保。。。还是欧洲社会主义国家爽。。

    Comment by 火星人 — October 7, 2008 1:40 am UTC #

  6. 你的路易兄真是不简单。。。我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Comment by Carlking — March 14, 2009 6:20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ased on Pool by Borja Fernand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