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onii

November 5, 2001 12:00 pm UTC | In Life

我的roomate是纯种北京人,总是自豪北京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特别是申奥成功以后,我总是在想既然这样干嘛高中毕业就来美国了,赫赫。

特点之一,钥匙挂在脖子上。这个样子我大约见过两种人: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 || 街头时尚的靓女。赫赫,每次在屋里看毛片,总是能在他拿钥匙开门之前很久就听到远处铛锒铛锒的声音,于是可以及时把media player关掉,赫赫,屡试不爽。有一次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挂脖子上,这么个大老爷们不觉得很难为情嘛,他说这总比我进不来强吧。偶就只能ft了。

特点之二,从进这个学校开始就向往去caltech,因为当时caltech把他拒了,他就一直耿耿于怀的。他的墙上贴了一张“caltech”的标签,浏览器的首页是caltech。有一次我说我以后叫你caltecher吧,他很高兴的接受了。今天忽然又问我如果他transfer去caltech有多大的可能性,赫赫,然后还总是想是不是可能去做个访问学者之类的,对此津津乐道……

特点之三,喜欢名人。他的ID是newtonii,呵呵,就这个已经吓倒一片了,然后还有一个ID是Heisenberg.Pauli,呵呵,实验室的电脑取名叫neutrino。他对名人的生辰八字了如指掌,何年生何年死娓娓道来。有一天我偶尔说起Einstein的生日,他居然答不上来了……赫赫,失误总是难免的。

特点之四,写字极为公正,而且巨小无比。别人5页的homework他可以在同样大小的letter size的纸上写完。他写作业的纸是分栏的,而且两边都没有留地方,有时候TA想写个分数都没地方,从根本上避免了TA破坏他完美作业的可能性。大一也不知道他怎么过来的。这个学期期中考试有道题旁边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留了这么n个字母的空白,TA也大概正好实在忍无可忍了,于是笔钻了空子:I cannot read this。期中考成绩低于average,他开始还愤愤不平的向我抱怨,后来在我的谆谆教导下,终于很认真的问我,我是不是应该把字写大一点?赫赫。我记得上个学期他曾经n次的和我吹牛他如何节约美国的纸资源……

特点之五,完美主义者。暑假我们实习的时候画一个LabView的程序,他把整个很复杂的读数据的程序压缩到1/4的屏幕的大小,而且他说要做到每一条线条都表现的尽量的优美,这个要对齐,那个要居中,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后来管他的研究生来了,二话没说就把控件都拉开,搞大了看,为此他郁闷了好几天。不过说实话,这么小实在没法看了,赫赫。哦,对了,暑假实习结束的presentation,据说他演练了至少三遍……

特点之六,总是埋怨我普通话不标准,其实北京话和普通话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京腔十足的人我不是没见过(那个叫难受啊)。前几天我训练一个语音输入软件,有个词我读了n遍系统就是不认,他看了实在受不了了,过来跟我说我帮你念吧……欧就ft了……在他眼里,中国的方言就是十足的垃圾,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我就总是说多学会一种语言还是有好处的,连老鼠都懂得这一点……赫赫

哦,就写着点吧,写多了要被贬了,赫赫……哦,对了,昨天我们说起什么人,他就说:“XX的老婆……哦,不对,XX的夫人,我不学香港人……”偶ft。

=======================================================================

接着写,roomate有一点失眠,所以他对大一一年的经历总是恨之入骨的。刚来的时候是学校给分配的宿舍,他和一个美国学生roomate,然后每天总是睡不好,总是和我抱怨。于是后来偶实在是出于怜悯之心,决定和他一起draw,于是就落的现在的下场。今天说起transfer去caltech,又和我唠叨说去的话要求分个单间(single room),不给的话就不去,那个狠劲哦……

roomate一直认为谈恋爱是坏孩子才做的事情。每次我和他说起比他高几届校友,然后进了大学谈恋爱之类的,他就愤愤地看着我,然后说我们北京X中教育的失败阿……一脸偶像光辉形象破灭的神情,搞得我以后都尽量避免说到这种事情。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件精致的工艺品我不忍去破坏一样。后来有一次偶然说起,我说你不会做饭怎么办?难道都让你老婆做?他瞪大眼睛看我说,还指不定会娶个洋媳妇,我可要自己做中国饭……我一惊,竟然有一种内疚的感觉。

哦,对了,他刚刚回来和我说,哎,洗澡又忘记拿毛巾了,用上衣擦的,这个学期第二次了。

=======================================================================

roomate是个学习狂人,他叔叔就直接跟我说什么XX真是个疯子,赫赫。这个学期他选了三门数学课,三门物理课,而且有几门是graduate level的,然后回来就和我吹嘘说总算还有听得懂的课。后来发现越来越难了,每次作业都要神经兮兮找人对答案,我说这个不好,他硬说好。开始那个课上他什么人都不认识,就向我请教怎么才能认识人,我就说搭话啊,问问他们你妈贵姓之类的。结果没想到没过几天他就认识了一个jj,人家还问他借笔记,有一天晚上11点多居然还到别人dorm去对作业。我说你先打个电话吧,他说不了,她肯定在的……赫赫。还有一次也是11点多了,他发现有道数学题实在没办法对付了,就去找还有一个jj,我说都几点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他瞪着我说那又怎么着?hoho

哦,对了,每次题做不出来他就会嘴里念念有词的给自己鼓劲,仔细一听,才知道念的是“caltech”。

roomate总是说美国就是个烂地方。每次吃香蕉的时候都跟我抱怨说美国的香蕉为啥这么硬,除非用刀没办法吃,后来还说要引进中国香蕉品种/技术做个果商云云的……美国的食物从来都是被他批评的体无完肤的,好像除了喝水没有别的好吃的,以至于现在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都会互相问,去找东西吃么?或者,我先去找吧,给你带点回来……赫赫,猪的生活啊。

roomate还有一个习惯是睡午觉,几乎雷打不动的。有一次量子力学的作业搞得他头晕,实在来不及了就没有睡午觉,据说后来好几天生物钟规律都没有调整过来,气得他发誓以后再忙也要睡午觉,我说你这不是猪的本性么?

=======================================================================

这篇写好就不写了。其实要不是roomate强烈支持,俺也不会这么坚持写下来,包括那个上衣当毛巾也是他特意让我include的,说要真实……ft。还有,为了表明我的英语不如他,一定要我roomate里面少写一个m,赫赫。

roomate有亲戚住得很近,大概也就半个小时车程吧。来美国孤身一人,这个可真是天大的好处。亲戚对他关怀无微不至,包括买橡皮之类的小事都包办。但是每次让他离开我们这里清贫的宿舍回去住几天,他总是不愿意。跟我抱怨说一回去就要看电视吃饭,不能学习乐……嗬嗬,所以总是在这里待着,而且还经常在图书馆做题到凌晨2点多,我想我原来在国内可远远没有那么用功过。后来有个gg看见过我和roomate在一起,知道他是我roomate就问我怎么和研究生住在一起,我说人家才sophomore呢,也许roomate辛苦都已经写到脸上了,赫赫。

自从我post第一篇以后,现在roomate一回来看见我在就会先问一句,没有看毛片阿,嘿嘿。

这个暑假他和一个美国的freshman dd roomate。然后draw的时候priority特别低,最后分了个人家挑剩的房间,赫赫,好像是computer cluster改装的,有两个门,居然没有窗子,然后网线接口只有一个,后门出去几步之遥就是restroom开着的窗子,气得他搬进去那天就到我这里歪着头摊着手很无奈的骂人。后来我从朋友那里拿了个10M hub给他们用,他开始还愤愤不平的说凭什么100M的网线到头来他们两个人还只能和用10M的容量,我说那你就自己找个100M hub吧。他后来好像还是认了,不过这一个暑假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发泄。后来他们宿舍开presentation meeting,某天讲的一个家伙开场白是这样的:you guys might not have seen me much… because my dorm has a private bathroom……他一听这个气马上来了,转来转去念着什么what a hell… what a hell… we pay the same amount of money, who makes the differences…据说半个房间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学期那个美国dd和我一起选OOP的课,还不时说起暑假里的事情,赫赫。那个时候roomate对暑假里宿舍组织party感到很不理解,说明明是summer research college,怎么不好好搞研究还要开party……嗬嗬

今年draw的时候是roomate一手包办的(当然是拿了我的priority),当时的目标就是double-room,前面没有马路,最好是草地,然后必须座北朝南,说这是北京人的习惯。现在是达到目的了,偶们感觉都还不错。可是最近楼上总是蹬脚,隔壁还老是放音乐弹吉他,他昨天又开始制定明年draw的宏伟目标:double-room、顶楼、最靠墙的房间(然后里屋是靠墙的,他睡里屋),这样保证除了roomate没有人能够吵他——严密的滴水不漏,赫赫。

昨天roomate问研究生理论力学题,然后搞了半天那个研究生给我打电话说什么那个XX怎么那么苯,我说人家才sophomore,不容易。然后我说我这个学期QFT学的好累,很多不懂,然后那个研究生又开始说如果我觉得QFT学的难以后就不要搞理论物理了。roomate全都记在心里,回来垂头丧气的对我说,你说我现在连理论力学都不会,是不是就不要读physics major了……于是赶紧安慰,赫赫。

完美主义者今天又开始表现了。他发现homework前面几道不会,最后三道都会。就插着腰在房间里踱步,后说我倒是做呢还是不做。我说你先做后面的,前面space留够了,或者题号写清楚。他说不行,完美义者必须按顺序作题,题和题之间严格空一行,偶ft。

(atp, 2001/11/5)

Tags: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Interesting. I can see the reason that you shall do phd, not a CEO.

    Comment by Ji — October 3, 2007 9:00 am UTC #

  2. a总你这个室友貌似Shelton原型 …

    Comment by leyile — April 9, 2010 10:21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ased on Pool by Borja Fernand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