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睡觉记

February 17, 2008 11:29 pm UTC | In Life, Study

路易继撞车记之后再次成为医院的常客。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路易十多年前有一次车祸鼻梁骨受损,留下个鼻腔通气不良的后遗症需要小手术修理一下,但是因为平时生活也没受到什么影响所以这件事就一直拖了下来。这次路易左脚手术后在家赋闲相当无聊,琢磨着是不是把鼻梁手术给做了。结果不检查还好,一检查发现路易很可能有严重的睡眠紊乱症。总之事态很严重,在鼻梁手术之前,医生建议路易去斯坦福睡眠研究中心进行睡眠质量测试。这个测试据说做一次要 4000 刀,好在有医疗保险,于是路易怀着无比好奇的心情过去玩了。

睡眠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虽然真正的睡眠研究只有大概半个世纪,很多方面还是百家争鸣的阶段,但是一些基本的问题已经很有共识,并写进了教科书。睡眠状态分为两大类,REM 和 NREM。REM(Rapid Eye Movement)中人的眼球会快速运动;与之相对的是 NREM,眼球不动,按照脑电波特性 NREM 分为四个阶段,其中第三和第四阶段是深睡眠。人的睡眠就是在 NREM 四个阶段和 REM 之间反复循环,一个循环大概将近两个小时。REM 过程中脑电波的活动和醒着的时候很接近,清晰的梦境一般也发生在此,不过除非人马上醒来,否则很难记住梦。科学家们说,人一生总计有大概六年的时间在做梦。现行理论认为睡眠不仅放松机体、平衡代谢,同时也会整理记忆等。进化选择了这么复杂的睡眠模式,必然有它的道理。

路易在睡眠研究中心被贴上了几十个传感器收集脑电波、肌肉运动、呼吸、血氧等信息。护士 mm 问道,你这条腿咋了?路易搞笑道,开车睡着撞啦,哈哈。(不过后来路易偷偷告诉我,其实他鼻梁骨这个车祸就是因为他开车睡着了,太恐怖了,没撞死真是命大啊。)睡之前路易需要做各类眼珠和呼吸运动以校准仪器,之后路易就挂了这么多传感器睡了一晚上,起来撒尿还得挂着。(实际情况是,路易脖子上挂了一个接线盒,所有传感器都先接到接线盒,起床撒尿只要护士进来把接线盒到电脑的总数据线拔掉就可以了。)

早上起来护士例行公事的问路易做什么梦了,因为需要结合脑电波分析,所以必须老实回答。路易憋了很久,红着脸对护士说,“我梦见和你 XX 了”……晕。护士见多不怪,问他还记得别的么?路易说没了,实际上仪器显示路易做了二十多次梦。护士接着问他大概醒了几次。路易说大概也就五六次吧。但是从仪器的数据来看,路易每个小时就要醒 20 多次!只不过醒来立刻就会睡着,所以一般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会醒来呢,因为路易呼吸道不通畅,伴随打鼾,所以大脑就会抗议并醒过来。同时,因为氧气不足,睡眠时路易的呼吸频率提升到每分钟 30 次,而正常人是每分钟 12 到 15 次,早上醒来路易常常感觉浑身无力,看来正是因为高频率的呼吸消耗了大量能量……另外路易从小记忆力不佳,这也很可能是因为他缺乏深睡眠和 REM。

好了病因差不多找到了,怎么治疗呢?有两种主要的治疗方法,一种是戴加压空气面罩睡觉,加压后往往能完全恢复正常的呼吸。另外也可以通过手术治疗,把下巴和舌头往前挪以打开喉部空间,这个手术需要动面部丰富的血管和神经,同时需要把舌头完全切下来再按回去,恐怖之极,据说是这个研究中心首创的。这么巨大的手术只能做到加压面罩疗法 60% 的效果,为什么还有人做呢?因为有人在心理或者生理上完全不能接受加压面罩。据研究中心统计,美国有 25% 的人患有因呼吸不畅引起的睡眠紊乱,这些人都需要治疗,但是却又常常得不到正确的治疗,事实上很可能他们都需要加压面罩。这个说法真是耸人听闻,难道我明天也应该去做一下睡眠测试?

研究中心第二天就给路易安排了戴加压面罩的睡眠测试。路易长期睡眠不良,大脑已经适应,可以让他在五分钟之内就直接进入深睡眠阶段。在加压面罩下,路易的呼吸降到每分钟 13 次的正常水平,完全在深睡眠状态连续睡了三个小时,凌晨两点钟醒来感觉睡眠已经足够,完全可以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不过护士还没看到 REM,强迫路易吃了安眠药继续测试。早上路易醒来感觉神清气爽脱胎换骨,浑身有无穷的活力。当然了,医生提醒他这只是他长期睡眠紊乱突然睡眠质量提高后的心理假象,实际上路易的各项生理指标也不见得就突然好了很多,每天都戴加压面罩之后大脑还需要慢慢调整睡眠模式以适应新情况。不过不管怎么说,路易戴加压面罩没有感觉不适,新生活就在眼前,前途一片光明啊。

最后,和上面的故事完全没有关系,新学一个名词——临睡肌跃症(你有我也有!),直接摘要一下吧:

有一种比较特别的生理性不自主动作,称为「临睡肌跃症」(hypnic jerk),这种肌跃现象出现在刚要入睡时,通常它会伴随跌倒或踏空的感觉(亦可能伴随其它的幻觉),而导致突然的惊醒与肢体及躯干肌肉的单次跳跃。这种现象通常出现在比较劳累及精神压力大的时候,约有 7 成的正常人均有过这种经验。

Tags: , , ,

10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这个加压面罩多少钱一个?我觉得我也需要搞一个。。。

    Comment by fishy — February 18, 2008 3:39 am UTC #

  2. 我小时候睡觉会有从高处摔下的感觉。。。貌似没啥精神压力啊

    Comment by paranoia — February 18, 2008 4:46 am UTC #

  3. fishy 同学,难道你鼾声如雷,汗一个。这个面罩不是拿来就能用的,需要专业睡眠测试才能找到合适的空气压力……

    Comment by atppp — February 18, 2008 12:45 pm UTC #

  4. 难道我也要找一个这样的面罩来戴?米国人真是什么神奇的东西都有阿。

    Comment by ppip — February 19, 2008 1:56 am UTC #

  5. 不看不知道,这个 hypnic jerk 我经常有啊。。看来我日子最苦了。

    Comment by kxn — February 19, 2008 5:36 am UTC #

  6. 感谢ATP兄大作,长了不少见识。
    这种加压面罩英文怎么称呼,怎样买到,能麻烦A兄再指点一下么?

    Comment by tanner — February 20, 2008 11:05 pm UTC #

  7. 刚看到A总对fishy的回复,汗一下自己回帖不看贴的行径。
    加压到什么时候合适,可以自己用二分法查找出来:)

    Comment by tanner — February 20, 2008 11:08 pm UTC #

  8. 我也想去试一下。
    申请转载到我blog,太有才了。

    Comment by nailear — February 21, 2008 12:57 am UTC #

  9. 对了,关于deja vu现在有啥科学解释么?

    Comment by fishy — February 23, 2008 8:09 am UTC #

  10. 我不是专家啊,deja vu 当然是有科学研究的。所谓的科学解释,不过是合理的假说 + 间接实验 + 别的科学依据。信仰假说的人多了,就成了学派。deja vu 至少有两个学派吧……一个是说短暂景象由于某种原因瞬间直接侵入了长期记忆;还有一个应该是和双眼视觉有关……

    Comment by atppp — February 24, 2008 12:25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ased on Pool by Borja Fernandez.